1. <tt id="ru30g"><noscript id="ru30g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  <b id="ru30g"></b>

          1. <tt id="ru30g"><noscript id="ru30g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  1. <b id="ru30g"><tbody id="ru30g"></tbody></b>

              歡迎您來黔南人才網

              手機APP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獵頭資訊 > 成功故事 > 邱繼寶:危機過后的飛躍
              邱繼寶:危機過后的飛躍
              作者: 時間:2009/7/27 閱讀:2465次
              飛躍廠房的外墻上,懸掛著寫有“新公司、新起點”碩大字樣的條幅。除了這一點,人們幾乎看不出這個地方有什么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用100多個國家的國旗當作天花板的展示廳還在,這里依然是中國最大的縫紉機生產和出口基地。一年前的痛苦和焦慮,在現在的邱繼寶的臉上也難以察覺痕跡。一個大大的跟頭之后,他迅速地爬了起來,反而越挫越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2008年3月,飛躍集團因資金鏈斷裂引發財務危機,被媒體當作最早反映大型民企遭遇生存危機的標志性事件之一。10個月后,在省、市、區三級黨委、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下,飛躍集團積極努力擺脫困境,最終實現核心業務重組,轉“危”為“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眼下,面對全球紡織服裝市場持續緊縮的嚴峻考驗,飛躍集團在重點提升縫紉機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的同時,積極開拓環保及再生能源產業,在主營業務之外尋求新的增長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7月6日,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之后仍然堅守的邱繼寶,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,他相信飛躍,“越重組,越強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飛躍的沉浮

                實際是“中國制造”遭遇著危機

                飛躍的案例,今后會有教科書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資金鏈斷裂只是讓飛躍集團身陷困境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原材料價格上漲、勞動力成本升高、人民幣升值……那段時間,所有的壞消息接踵而來。“很難過”,邱繼寶回想起來,“比創業的時候還艱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邱繼寶承認,“發展過快、定位過高、投入過大、創新過度”,是引發危機重要的原因。像飛躍這樣倚重出口的企業,在美元貶值的大背景下注定“很容易受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飛躍集團的沉浮,某種程度上可以視作“中國制造”盛衰的一個風向標。在經濟起步階段,利用低廉的勞動力和被低估的貨幣匯率,發展以出口為導向的勞動密集型產業,接受來自發達國家的產業轉移。但是,隨著經濟的發展,人力成本逐漸增加,巨額貿易順差使得摩擦不斷,并且使得本幣升值壓力大增。此類企業便不可避免地面臨發展瓶頸,業界歸納為“30年現象”。這種周期性規律已經在中國隱現,一如曾經走過相似發展路徑的“亞洲四小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一個修鞋匠到飛躍集團的董事長,邱繼寶創立的“飛躍”品牌,已經成為臺州、浙江乃至“中國制造”的一張名片。危機爆發后,人們在關注創業者個人命運的同時,更多是對“中國制造”未來之路的思考和憂慮。

                飛躍財務危機發生之后,當地政府在第一時間為飛躍集團提供財政借款,幫助企業維持正常生產;省政府隨后召集飛躍集團各家債權銀行協調,達成了“不壓貸、不抽資、不起訴”的協議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企業也積極啟動“瘦身計劃”,擴大高附加值、高利潤空間產品的生產,減產或停產微利產品,加快回收應收賬款,處置與主營業務無關的資產等。因此,盡管2008年產能大幅萎縮,當年飛躍集團出口額仍繼續保持全行業領先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切都以有利于企業長遠發展、行業整合提升和區域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為最終的目標,”邱繼寶說,“我們一直都沒有放棄過飛躍,在做的,在想的,無非都是為了拯救飛躍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13日,由臺州當地7家企業共同發起的浙江新飛躍股份有限公司(簡稱“新飛躍”)注冊成立,大型民營企業星星集團入股31.65%,飛躍集團轉為第二大股東,持股30.38%。新飛躍董事長由邱繼寶兼任,總經理則由董事會聘請業內資深人士出任,公司的股權結構轉向社會化。

                創業者的股權

                換回的是品牌的長遠發展

                讓出自己的股權,對邱繼寶來說并不是一個輕松的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現在,他顯得豁然了很多。邱繼寶曾經研究過多家國際知名企業,發現創始人的股權大都變得很小,而其歷史上的每一次減少,實際也是企業的一次做強。

                他隨即舉了一個例子,“看看剛剛經歷了破產危機的美國通用,早已成為一家公眾公司,這并不妨礙它還是全球汽車用戶心目中的著名品牌。”言下之意,他更看重“飛躍”品牌的長遠發展。經過重組后的邱繼寶,真正參透了“舍”與“得”的辯證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臺州市經委主任張銳敏在談及飛躍集團財務危機時,認為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,企業股權的單一,導致決策和運營風險加大。

                新飛躍的股東中有2家也是縫紉機企業,中捷股份和浙江新杰克縫紉機股份有限公司。“大家有一致的利益基礎,”中捷股份的負責人表示,參股新飛躍可以讓3家企業實現優勢互補、避免重復投資與價格競爭,從而把新飛躍的價值充分挖掘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邱繼寶稱,飛躍通過重組把凈資產售出,拿回現金,負債率已低于50%,奠定了今后健康發展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近日,臺州市委書記、市長陳鐵雄在與網友進行互動交流時透露,重組后的新飛躍運行正常,不僅完善了法人治理結構,還鞏固了已有的市場。據初步統計,今年1至5月,“新飛躍”已實現銷售8000萬元,出口額近1000萬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47歲的邱繼寶在跟時間賽跑,這是一場中國民企和金融危機的賽跑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全球紡織服裝市場持續緊縮、縫紉機行業大幅滑坡的嚴峻考驗,結構調整、產業升級、跨越發展是必然的選擇。他說,“當一個行業接近發展頂峰的時候,低層次的價格競爭只會讓自己加速死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即便在最艱難的時刻,飛躍也沒有放棄自主創新。飛躍集團與中科院合作研發的縫紉機控制系統,徹底改造了縫制設備,將傳統的縫紉機轉變成現在的自動化、智能化產品。邱繼寶認為,成套縫紉設備將會是飛躍未來要爭取的重要市場。但是鑒于其前期投入較大,項目啟動將會是一個審慎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后,飛躍集團還將致力于發展再生資源、自動化控制系統等環保、高科技產業,其中再生資源產業今年上半已經實現銷售收入10億元。邱繼寶不介意外界稱他現在是“撿破爛”的,他看到了這一產業潛在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中國注定會成為全球經濟大國,但資源要素的制約將來會成為瓶頸。擺到浙江省來看,這個矛盾就更加突出。所以必須在發展經濟的同時,注重資源的再生和利用。”在目前廢舊塑料、廢鋁、廢鋼回收利用的基礎上,飛躍集團還準備啟動廢舊地毯的回收業務。在目前資金困難的情況下,他們愿意開放該項目的股權,與有興趣的企業進行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跌倒了重新爬起來的邱繼寶,正在等待新一次 “飛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感謝危機

                邱繼寶還在繼續 “飛一樣的工作安排”。接受記者采訪之前的72個小時里,他已經在新加坡、雅加達、胡志明、上海、廣州轉了一個圈,一回到臺州的辦公室,他就急于換上拖鞋,因為“腳腫得厲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家,一直就安在飛躍集團的辦公樓里。也許從一開始,他就認定這里是他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晚上外出,邱繼寶健步如飛地躍上那輛奧迪A8,親自駕車。忙得要跟時間賽跑的邱繼寶,竟然喜歡看一檔中央電視臺并不十分知名的專題節目。“那節目常講一些普通人的人生故事,”他說,“例如一個人怎樣由富變窮、由窮變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企業家,邱繼寶的故事充滿了傳奇。有人評論,他具備一個創業劇本的多種元素,他人生的每一幕,都足夠讓人回味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去年遭遇最大的低谷后,邱繼寶的夢想并沒有止步——讓飛躍成為銷量最大、網絡最全的世界縫制設備行業的領跑者。這樣的理想沒有改變,但是他現在說,“步子不能一下邁得那么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曾經多次采訪邱繼寶,但這一次面對我們,他比以前冷靜多了。確實,這場危機讓他思考了很多以前不曾想到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加入WTO之后,飛躍集團抓住了國際縫制設備制造業轉移的時機,迅速擴張,發展壯大。在這次危機中,他首先想明白的就是飛躍集團必須緊密結合高新技術,進行轉型和升級。所以,當重組事宜塵埃落定,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奔忙。因為邱繼寶知道,等待沒有希望,如果他習慣于等待,那他現在大概還在東北修鞋呢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個變化,就是這位曾經以出口為主業的企業家,開始從事進口的業務了。飛躍集團展示廳那面國旗天花板曾經是邱繼寶的夢想,他希望把縫紉機賣到這個地球上所有的國家。每當發現一個新的市場,即便只有5000美元的生意,他也要嘗試著去做?,F在,邱繼寶的想法變了,他開始琢磨怎么把好東西引到中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慣常以 “世界工廠”的角色融入國際分工的中國企業來說,這樣的轉變很有意思。不再一味地追求“很好很強大”,邱繼寶說,他要“感謝這場危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(蔣 蘊)

                轉型升級,集體生存命題

                這一年,浙江民企從未經歷過如此的兇險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金融危機等諸多因素的綜合作用下,“飛躍集團”、“華聯三鑫”等一批“明星”浙企,因為資金鏈告急陷入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而隨著金融危機逐步影響到實體經濟,世界經濟進入到下行周期。國內企業如何做好應對準備,趨利避害,通過各種手段平穩度過危機,已經成為急需解決的課題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發布的《全省民企生存狀況及發展態勢報告》,以中小型企業為主體的浙江民營經濟在2008年受到嚴重沖擊,全年有22000多家民營企業注銷,“死亡”數創下6年來最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專家認為,危機引發的負面影響還將持續,短期內中小企業很難擺脫訂單下滑、歇業、停產甚至倒閉的窘境。危機進一步暴露出我國中小企業在企業管理、業務流程、預警機制等方面的諸多硬傷,成為關乎企業存亡的關鍵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呼救聲更多來自那些長期依靠低廉土地、人力、資本和資源的加工制造型中小企業。所謂因勢利導,化不利為有利,就是在通脹趨勢環境中,以要素價格改革為契機,用最大限度的市場化手段讓制造型中小企業放棄舊有生存模式,實現中國制造升級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大型民企的轉型升級,更是一個綜合性課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企業積極自救的同時,我省各級政府、金融機構也及時“出手”,幫助困難企業穩定生產、重組改造。如今,金融危機的影響仍未結束,浙江企業迎難而上的努力還在繼續。但與去年下半年相比,浙江企業尤其是困難企業的處境已經得到了一定改善,“飛躍”等重組企業,也正在逐步走上發展的良性軌道。

                經歷風雨才能見彩虹。金融危機的生死考驗,帶來的更多是反思:怎樣才能在危機中生存下來,成為令人艷羨的“常青樹”?這是當下邱繼寶和“飛躍集團”正在思索和探索的命題,也是浙江企業面臨的“集體作業”。

    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        亚洲婷婷五月综合狠狠app
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ru30g"><noscript id="ru30g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ru30g"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ru30g"><noscript id="ru30g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"ru30g"><tbody id="ru30g"></tbody></b>